不堪照顾久病夫持铁锤杀死 台妇被告杀人罪

中国台湾74岁陈姓老妇因丈夫罹患心脏病、糖尿病30多年,受不了照顾压力,去年10月持铁榔头,趁丈夫睡着时,狂敲他头部13下,再下楼向保全称“我杀了人,帮我报案”;事后丈夫抢救不治。士林地检署周四侦结,将陈妇依杀人罪起诉;士林地院今天开庭,陈妇、陈妇儿女均出庭,陈妇坦承杀害丈夫是临时起意,都怪自己太糊涂;陈妇儿女则坐在旁听席,泣不成声。法官庭中也勉励家属,审判会有段时间,要多给母亲力量。辩护律师在庭中,向法官声请陈妇精神鉴定报告书,以及传唤本案制作鉴定报告的法医;他说,若陈妇的丈夫没有身体疾病,可能不会有死亡结果,盼法医清楚说明。检察官反驳,依刑法第294条,只有精神丧失,或是因疾病构成,才有声请精神鉴定必要;依陈妇状况,无声请必要,且本件不是过失杀人,是故意犯。检察官认为,陈妇长期照顾丈夫,非常了解丈夫身体,也没有传唤法医必要;况且,丈夫被她敲打头部,1个多小时后就死亡,而不是过了数天才死亡,一般人都能理解死亡原因跟陈妇有关。辩护律师说,陈妇不清楚丈夫身体状况,若是同样加害行为,发生在其他人身上,可能不会造成死亡,就法律评价而言,是伤害致死,或是过失致死,仍有讨论空间。辩护律师另声请传唤陈妇妹妹、女儿及儿子,深入厘清陈妇与丈夫的关系、陈妇平时生活状况及所受刺激。陈妇庭中声音虚弱的表示,丈夫罹病多年,都是自己在照顾,洗肾也都自己陪同,因身心压力太大,确实想杀害丈夫,做个解脱。陈妇坦承当时犯案是临时起意,趁丈夫在睡觉,从客厅的工具箱拿出榔头,趁他睡着敲打他头部,丈夫有醒来,但自己继续打,都怪自己太糊涂。她的儿女今天陪同开庭,女儿庭中泣不成声的说,这段时间只希望好好照顾母亲,不要再让她受到刺激,现在母亲已经可以吃得下;法官也勉励,审判会有段时间,希望她给母亲力量。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台妇用铁锤杀死久病的丈夫。网图

东南大学教授纠纷猝死案开庭 法医回应死因质疑
家属索赔536余万元,其中包括100多万科研报酬损失

台湾台北市一名陈姓老妇因长期照顾患有慢性病的丈夫而身心俱疲,趁丈夫睡觉时以铁锤敲打丈夫头部致死,士林地方检察署今日完成调查,依杀人罪起诉陈妇。署方提供的新闻资料指出,案发时74岁的被害吴姓老翁患有心脏病、糖尿病等疾病,与同为74岁的陈姓妻子一同住在台北市士林区基河路。陈姓老妇长期照料丈夫生活起居,带丈夫就诊、洗肾,因而身心不堪负荷,而萌生杀人之意。2018年10月17日11时许,陈姓老妇趁丈夫在卧房睡觉之际,持铁锤朝丈夫头部搥打13下。吴姓老翁遇袭时一度清醒极力反抗,但陈妇并未停手,直到吴翁未挣扎才罢手。陈姓老妇犯案后拨打电话向大厦保安告知杀害丈夫一事,并请保安报警。警消获报到场将老翁送医急救,老翁最终仍因多重钝伤、急性心肌梗塞、心因性休克而死亡。陈姓老妇坦承所有罪行,承办检察官认为,陈妇在罪行曝光前请人报警,并向前来处理的警员自首杀人,因此依杀人罪提起公诉,并建请法院审酌自首规定减轻其刑。

去年9月30日晚,东南大学教授、博导陈志明因停车纠纷,在学校宿舍区内与人发生肢体冲突,谁也没想到,双方到派出所等待处理时,陈志明忽然昏倒,最终抢救无效死亡。今年6月21日,南京市玄武法院首次开庭审理此案,检方认为打人者都晓元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江苏省公安厅出具的尸检结论也显示陈志明是心脏病发作猝死。家属不服,认为尸检结论不客观。应家属申请,昨天,法庭传唤了当事法医出庭接受询问。教授猝死案的三方逻辑医院:颅脑外伤致死南京市法医中心:心脏病+精神等诱因→心脏停搏猝死江苏省公安厅:心脏病+外力致机体应激反应→心脏骤停●检方采信——过失伤害罪——最高判7年有期徒刑●家属认同——故意伤害罪——最高判无期徒刑乃至死刑●辩方坚持——整件事是个意外——应当无罪释放死者身份陈志明系东南大学化学工程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个人经历:1996年获浙江大学化学工程博士学位,2003年晋升教授,2009年聘为镇江市创新领军人才。研究方向:精细化学工程,材料化学工程,
生物质能源化学工程。案情回顾车辆让道起纷争,教授调解时晕倒抢救无效身亡(警方调取的小区监控没有拍到冲突全程,监控是否存在死角有待庭后现场调查)当晚与陈志明发生冲突的两名男子是父子,父亲叫都晓元,儿子都某某还在上中学。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是父亲都晓元。检方指控,都晓元因车辆让道问题与陈志明发生口角和打斗,随后拳击陈志明头面部,脚踹陈志明腹部,导致陈志明鼻腔当场出血,当晚,双方在派出所等候调解时,陈志明忽然晕倒,抢救无效死亡。检察官当庭播放了警方从事发地点调取的监控录像。但三段录像都只拍到纠纷刚刚开始的几分钟——陈志明与都晓元争执着什么,忽然,两人都挥起胳膊,都晓元将拎在手中的袋子砸向陈志明,两人推搡起来,紧接着就出了画面,直到20多分钟后才重新回到画面。检察官解释说,事发地点的摄像头安装角度有问题,存在拍摄死角。陈志明的妻子否认存在监控死角,她表示事发地点有五个摄像头,完全可以拍到纠纷全程。她以目击者的身份表态,亲眼看到都晓元父子合力殴打丈夫的头部。针对监控死角的争论,法官表示庭后将到现场调查。焦点之一·死因A
尸检显示心脏病发作是死因家属坚称没心脏病
陈志明的死因是案件的焦点。事发至今,共有三个机构给出死因判断。首先是负责抢救的医院,在死亡证明书上,医生注明“因颅脑外伤死亡”。随后,陈志明的遗体被送往南京市公安局法医中心,40天后,尸检结论出炉:陈志明系在潜在心脏病变的基础上,因纠纷引起的精神心理等因素,诱发的心脏停搏心源性猝死。家属不认可该结论,申请重新鉴定。两个多月后,省公安厅出具尸检鉴定结论:陈志明存在高血压性心脏病,因纠纷后情绪激动,头面部受外力作用等导致机体应激反应,促发有病变的心脏骤停而死亡。家属感到无法接受,“人明明是被打死的,医院诊断书也显示是颅脑外伤致死,尸检怎么会检出心脏病?他从来没有心脏病!”检方则采信尸检结论,认定陈志明死亡的主要原因是存在疾病,都晓元的殴打只是发病的诱因,这也是检方指控都晓元犯“过失致人死亡罪”而非“故意伤害罪”的原因。考虑到尸检结论是案件的关键证据,而且死者家属存在较大异议,法庭应家属申请传唤了当事法医出庭回应质疑。在昨天上午的庭审中,死者家属的代理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被告都晓元的辩护律师轮番就尸检报告的细节向法医发问。B
法医出庭回应质疑:“我对我的鉴定结论负责”
法医当庭表示:陈志明的心脏比一般人肥大,心血管存在堵塞,死因系多种因素诱发心脏病,属于心源性猝死。尸检报告同时显示,陈志明眼鼻处有外伤,头部蛛网膜有出血,且肋骨骨折。法医称,这些都不是致死伤,头部蛛网膜出血和肋骨骨折的出血都非常轻微,属于濒死状态受到的创伤。那么,陈志明晕倒后,有没有机会受到外力创伤呢?法医认为有,监控录像显示,陈志明在派出所晕倒时摔倒在地磕到了头部。至于肋骨骨折,都晓元的律师提供了一种解释,“可能是抢救时造成的”。法医的解释并没有说服死者家属及其代理人。代理人认为,陈志明头部蛛网膜的出血并不像法官讲的那么轻微,而是“大面积严重出血”。此外,据陈志明的妻子描述,陈志明晕倒后,口鼻均有出血,显然是颅脑严重受创的症状。该代理人认为,鉴定机构还应提供更多依据,比如切片照片等,来佐证鉴定结论。另一位代理人详细询问法医的工作年限、专业特长,认为这些也是判断鉴定结论是否靠得住的参考因素。面对步步紧逼的追问,法医答道:“我从事法医鉴定9年了,具备鉴定资质,我对我的鉴定结论负责。”这位法医表示,尸检过程中进行了100余次切片检查,每份切片均有扫描照片,如果法庭认为有必要,可以提供。另一位死者家属的代理人提出,应当进行重新鉴定。法庭将双方争议记录在案,未当庭给出评判。焦点之二·赔偿536余万索赔,科研报酬损失就达100多万死者家属还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赔偿各项损失536万余元,包括死亡赔偿金、科研收入损失、被扶养费生活费和教育费等数项。陈志明系东南大学化学工程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精细化学工程、材料化学工程、生物质能源化学工程。家属称,出事前,陈志明手头有十多项科研项目,如顺利完成,至少可以获得100余万报酬。被告都晓元的律师认为原告的诉求不符合现行法律规定,请求法庭驳回。都晓元表示,会在法律范围内和个人可以负担的范围内尽力赔偿。焦点之三·罪名过失、故意、意外,三方提出三种定罪意见刑事部分法庭辩论阶段,控辩双方、被害人家属三方对定罪提出三种不同意见:检方认为都晓元是过失之责,应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追究都晓元的刑事责任;被害人家属认为被告故意殴打他人致人死亡,应当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定罪量刑;都晓元的辩护律师则认为都晓元没有过错,整件事是个意外,应当无罪释放。“过失致人死亡罪”和“故意伤害罪”两种罪名,差别极大,过失致人死亡罪最高判七年,故意伤害罪手段特别残忍后果特别严重的,可以判无期徒刑乃至死刑。案件未当庭宣判。因争议较大,部分事实尚未查清,择日可能还要开庭。更多阅读东南大学教授因停车问题与邻居冲突后猝死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