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克罗地亚看“君临城”真貌

导游伊凡·万科尼奇指着杜布罗夫尼克的派勒城门解释说:“暴徒站在城门上往乔佛里国王头上扔大便。”他指的是《权力的游戏》第二季中发生的一个事件,这部电视剧以无端的裸露、非凡的暴力以及丰富的人物角色(从聪明又好色的矮人,到让三条龙相信她是它们的母亲的公主)而闻名。粉丝们一眼就能认出,城墙环绕的杜布罗夫尼克古城正是电视剧《权力的游戏》中的君临城(该剧原著作者乔治·R·R·马丁创造的虚构世界中的主要城市)。每年都会有大批的“set-jetters”(专指前往剧集拍摄地游览的粉丝)前往杜布罗夫尼克,人数远远超过了当地居民的数量(1500多人)。2015年,杜布罗夫尼克市长表示,该市年度旅游业的增长有一半要归功于《权力的游戏》。旅游局推出的18个徒步游项目中有8个是关于《权力的游戏》的。万科尼奇说:“上午11点由我领队的《权力的游戏》主题旅游团的人数达85人,而半个小时后的历史主题旅游团仅有15人。”在一家纪念品商店,游客花费110库纳(约合17美元)就可以坐在复刻的铁王座上拍照。当本刊记者走在该市一座典雅的17世纪耶稣会教堂的楼梯上时,一名澳大利亚游客脱掉了他的紧身泳裤,旁观者则向他扔出人字拖,并高喊“可耻!”,这重现了剧中一个更为粗俗的场景。附近的酒吧还会提供“可耻莫吉托”。
权游的粉丝并非仅仅涌入杜布罗夫尼克市这一个地方。去年,在前往北爱尔兰旅游的外国游客中,有六分之一的人是因《权力的游戏》这部电视剧而前去参观的。英国旅游局表示,这些游客在英国游玩期间共消费了5000万英镑(约合6300万美元)。同样,也有大量游客涌入了西班牙。激增的游客促进了当地的经济,但也会让人感到厌烦。从美国德克萨斯州回家探亲的莎伦抱怨称:“走遍克罗地亚都很难找到一个美国人,但在杜布罗夫尼克市,随便扔一根棍子都能打到一个美国人。”(乔佛里国王本该知道如何对付那些不堪入目的游客,但在当今这样做并不合法。)由于过度旅游,杜布罗夫尼克旧城正面临着失去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地位的威胁。一位收银员希望这样的繁荣能像《权力的游戏》中的诸多角色一样“很快逝去”。凛冬将至将使她感到快乐。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环球时报赴克罗地亚特约记者 迟雪松 李田博】
从希腊的山林修道院到马耳他古城,再从冰岛的冰雪荒原到西班牙的静谧小镇,这些《权力的游戏》的拍摄取景地纵横大半个地球,对每个粉丝来说,戏里戏外均是史诗一般的奇幻世界。而这其中,最让人着迷的不得不说剧中的首都——君临城,其拍摄地克罗地亚的杜布罗夫尼克也跟着在全球爆红。

原标题:游客蜂拥《权力的游戏》取景地 “君临城”喜忧参半

  “城市博物馆”

法媒称,伊万·武科维奇领着游客穿过克罗地亚中世纪堡垒城市杜布罗夫尼克的拱门和塔楼,他的一半时间都在带游客游览一个根本不存在的首都:电视剧《权力的游戏》中虚拟的君临城。

  萧伯纳曾说,想目睹天堂美景的人就去杜布罗夫尼克吧。杜布罗夫尼克位于克罗地亚最南端,紧邻黑山和波黑两国,在历史上是丝绸之路重要的中转站,也是克罗地亚最大的旅游城市和疗养胜地。《权游》开播之前,这里在欧洲已经闻名遐迩,但美剧的热播让它在全世界声名远播。

据法新社克罗地亚杜布罗夫尼克4月11日报道,杜布罗夫尼克本就是吸引游客和游轮的热门景点,自2011年成为HBO电视网热播连续剧《权力的游戏》的取景地后,更是因君临城而声名大噪。这部电视剧的最后一季将于4月14日开播。

  杜布罗夫尼克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其中世纪古城。该城始建于7世纪,而其14至16世纪的古建筑,都比较好地保留到了今天。罗马式、哥特式、巴洛克式以及文艺复兴等建筑风格,在古城里都能看见,该地也因此在1979年入选世界文化遗产,有“城市博物馆”的美誉。

38岁的导游武科维奇说,对杜布罗夫尼克而言,成为维斯特洛七大王国首都的取景地,“可能福祸相依”。

  杜布罗夫尼克的古城被长达两公里的城墙和堡垒围住,在经历了东罗马帝国、威尼斯共和国和前南斯拉夫国的战火洗礼后仍完整保留着中世纪城邦风格,它被认为是中世纪最伟大的防御系统之一。在欧洲最复杂结构的城墙里,这一个是保存最完整的。登上城墙,每个方向的景色也不相同,有的可见城内建筑屋顶高低起伏,这里的屋顶大都是红色,远远望去一片红。而有的是将亚得里亚海纯粹的蓝尽收眼底。连成片的红屋顶和一望无际的深蓝就成了最美的天堂般的画卷。

报道称,尽管《权力的游戏》的声望给他带来了不错的生意,但也给这座已经过于拥挤的城市带来了新的游客潮。

  普拉察大街是老城的主干道,也是整个老城最热闹的地区,大街两侧都是商业门面房。城内完好地保留了14世纪的药房、教堂、修道院、古老而华丽的宫殿,整齐划一的建筑,城市布局呈鱼骨状,分出若干条小胡同。老城的卢扎广场是必去的打卡之地,这里有一根不起眼的石柱,建于15世纪,一直是城市自由和独立的象征,也是杜布罗夫尼克最美丽的艺术作品之一。

这位导游说:“这是一件神奇的事,因为它给我们带来了太多的人,但现在我们不知道该如何接待他们。”他说,在夏季高峰期,城里的石灰岩街道被塞得满满当当。

  《权游》一日游项目

在他带游客参观的景点中,有一半以上是君临城地标物,其他景点讲述的则是杜布罗夫尼克的真实历史。这个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的古城可以追溯到七世纪,濒临波光粼粼的亚得里亚海,城中遍布教堂、宫殿和喷泉。

  作为《权力的游戏》君临城的主要取景地,杜布罗夫尼克从上到下都是君临城的影子。如今,大批游客涌入这里,当地因此也多了很多一日游项目,比如《权游》实景与剧照对比还原君临城等。杜布罗夫尼克背靠赛德山,有缆车可通山顶,很多影迷,坐上缆车到山顶俯瞰古城的全景。远远望去,古城的形状很像一个贝壳,拜伦称赞其为“亚得里亚海明珠”。夕阳西下,黄昏的光线披在古城身上,美得令人难忘。夕阳西下之后,也别着急离开,当古城街道上灯光亮起后,夜色灯光下的杜布罗夫尼克古城,别有一番滋味。

当游客们聚集在古城巴洛克式的耶稣会台阶上高喊“羞耻!羞耻!羞耻!”时——影迷认为这是重现瑟曦太后在承认通奸后被迫当众赤身裸体走下台阶时的场景——当地人连眼皮都不会抬一下。

  除了君临城,男巫和巨商们的城市魁尔斯其实也在杜布罗夫尼克。从老海港乘船15分钟到洛克卢姆岛。你一定看得出岛上的修道院遗迹和剧中的魁尔斯是多么得相似。如今现在这儿已成为《权力的游戏》博物馆,收藏着剧中的展品和照片,以及一些真实道具。

尼科·格利耶维奇的比萨饼店就在耶稣会台阶下。他说,他并不介意《权力的游戏》影迷的到来,但他更希望导游能敦促游客不要为了更真实地演绎这段游街情节而脱光衣服。

  到了君临城,人们还可以品尝到《权力的游戏》主题餐。杜布罗夫尼克城中心的旅游餐厅专门推出了《权游》主题套餐。

格利耶维奇说:“我们不能往吃饭的盘子里吐口水。”

  还是旅游中转地

旁边的酒吧卖一种叫做“羞耻莫希托”的鸡尾酒,主干道上的纪念品商店出售40欧元的《权力的游戏》主题开瓶器、34欧元的T恤衫和20欧元的杯子。

  得益于电视剧的传播,杜布罗夫尼克所在的克罗地亚,四五月份游客暴增,其中中国游客功劳不小。一般情况下,6月才是这里的旅游旺季。与电视剧相关的其他拍摄地,比如西班牙、北爱尔兰、冰岛以及马耳他等,游客都出现了大幅度上升。

格利耶维奇是杜布罗夫尼克市旧城区本地人,也是最后的坚守者之一,大多数本地人把公寓出租给游客,或以每平方米高达一万欧元的价格出售。

  3到5月份,亚得里亚海沿岸的雨很多,我在雨中打车的时候,与当地司机攀谈起来。开车的小伙高大健壮,不由得让人联想起这一地区的体育精英人才辈出。这位小伙向我介绍了杜布罗夫尼克,说《权力的游戏》上映后,临城县,很多人是因为追剧来到这儿旅游的,其中最明显的就是来自东亚的游客。他说,这里以前就很有名,有很多游客来,但是5年以前,中国游客几乎没有,最近却越来越多。

他说,老城的居民数量从20世纪90年代初的5000人减少到现在的大约700人。

  杜布罗夫尼克不只是旅行目的地,也是一个重要的中转地,从这里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能去往不同的旅游目的地。

萨格勒布经济研究所称,当杜布罗夫尼克在《权力的游戏》第二季中首次亮相后,2012年至2015年共有超过24.4万游客因此剧前往杜布罗夫尼克,他们消费了约1.26亿欧元。

加上正常的游客涌入,这在去年引发了人们对“过度旅游”危机的担忧,当时120多万人来到这座常住居民仅有4.2万人的城市。

当局称,他们正在对游轮的时间进行管理,并在该市设置了摄像头,以监控人流。

但当地人担心如何取得适当的平衡。70岁的退休人员戈尔丹·普里斯利奇承认,《权力的游戏》对提高该市知名度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过度拥挤仍是一个严重问题。

他说,夏天“连鸽子……都无处下脚”。他还说:“我担心旅游业会毁掉我们的古城。”

导游武科维奇谈到了这座老城是如何变成游客购物中心的。他在游览开始时会鼓励人们饮用一座中世纪喷泉喷出的水。他打趣说:“这是这里唯一免费的东西。”

据报道,这位导游过去常常穿着一件写着“杜布罗夫尼克不仅仅是君临城”的T恤衫,但现在他担心这可能会疏远一些影迷,给他在网上带来差评。

他说:“对年轻人来说,电影和社交媒体变得比历史更重要。”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