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俄总统 普亭死对头过连署门槛

图片 1

开票结果显示,亲执政团结俄罗斯党的候选人在8日莫斯科市议会选举受重挫,尽管当局过去数月以镇压抗议行动、逮捕异议人士、技术性排除特定候选人等手段,企图稳住选情。虽然在首都失利,团结俄罗斯党(United
Russia)和亲克里姆林宫势力在同时举行的其他地方选举仍居上风。根据莫斯科市选举委员会100%的开票结果,克里姆林宫支持的候选人在本届议会选举仅赢得25个席次,较上一届的38个席次明显减少。知名反对派领袖纳瓦尼(Alexei
Navalny)认为这样的选举结果显示,他倡议的「聪明投票」(Smart
Voting)策略成功。此策略呼吁选民,将票投给最可能击败克里姆林宫人马的候选人。另一方面,「聪明投票」主要受惠者包括俄罗斯共产党,赢得席次由上届的5席增为13席,自由派的亚博卢党(Yabloko)仅赢得4席,走温和左派路线的正义俄罗斯党(Just
Russia)则取得3席。包括纳瓦尼在内的数名体制外反对派,遭当局以资格不符、连署参选支持者签名不合法令要求等技术性理由禁止参选后,莫斯科今夏发生数场示威抗议,最多曾有约6万人上街,但都遭警方强力镇压,警民冲突规模堪称普京2012年由总理回锅担任总统以来最大。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图片 1

【泰国世界日报系综合报导】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尼(Alexei
Navalny)被认为是唯一有机会挑战俄罗斯总统普亭的人选,他表示已在20个城市号召足够的支持者连署,希望在明年3月的总统选举与普亭对决。俄国超过1万5000名民众24日连署,正式提名纳瓦尼为总统候选人。纳瓦尼缴交提名申请给中央选举委员会前宣布:「没有我们的选举,称不上是选举。」中选会将决定纳瓦尼是否可参选。俄国选举官员认为纳瓦尼不具选举资格,因为他诈欺案缠身遭禁止参选,官员表示「只有奇蹟」他才可能登记参选成功。根据俄国法律,纳瓦尼在每个城市必须获得至少500人的支持。才可以正式提名为总统候选人。超过700人聚集在莫斯科白雪覆盖河岸的大型遮棚下,扬言力挺纳瓦尼。纳瓦尼对底下民众表示:「我很高兴骄傲地告诉各位,我今天以代表全俄的候选人之姿站于此地。我们準备赢得选举,我们也将赢得选举。」他也说,如果选票不得印上他的名字,他将告上法庭;如果无法登记参选,他威胁将呼吁民众抵制投票。纳瓦尼也谴责普亭的领导图利自己亲友,「这就是你不该续任总统的原因,你是个糟糕的总统。」65岁的普亭12月宣布角逐第四次总统任期,若成功他将连任至2024年,成为前苏联独裁者史达林之后在位最久的领导者。41岁的反贪腐律师纳瓦尼利用年轻世代对普亭的不满和嚮往改变,希望民众支持向政府施压。他努力改变民众对政治的倦怠,他在全国发起多场未申请的抗议活动,因而今年三度服刑15到25天。欧洲理事会的部长理事会表示,纳瓦尼的诈欺案「判决不公」,呼吁俄国当局允许他参选。

这篇文章说的是俄罗斯。

冒着催泪瓦斯,冒着飞舞的警棍,他们又上街了。

最近,由于当局禁止独立派候选人参加9月8日的莫斯科市议会选举,不少俄罗斯人按捺不住,尽管他们知道——俄罗斯防暴警察像野兽一样凶残。

果然,7月27日的游行示威者再次见证当局的暴力,超过1000人被捕。

强力镇压

上上周,莫斯科曾有大规模游行。这一次,莫斯科当局不再让步,宣布游行非法。

执行命令的俄罗斯警察冷酷如机器,他们最擅长如秋风扫落叶般驱散示威者。他们的狂野粗暴,让人感觉俄罗斯还可以被窃贼再统治500年。

接下来的一幕幕,在俄罗斯当局看来,顺理成章。防暴警察行动前像是喝多了伏特加,在街上见人就打。

不分青红皂白,无论是静坐示威者,还是在错误的时间进入错误地点的行人。

警棍飞舞,警犬狂吠,仿佛时光倒退回纳粹时代。

一群静坐示威者,拿出了“战斗民族”视死如归的劲,就让催泪瓦斯使劲地喷吧。

有报道称,上周末1400多人被捕。这是俄罗斯近几年来最大的镇压行动之一。

很多人再一次读懂了普京曾夸下的海口:“给我20年,给你们一个强大的俄罗斯”——这个警察国家的国家机器的确强大得足以横扫一切。

据法新社报道,27日下午,警力强行驱赶示威者,逮捕了抗议者,很多人头被打出血。

设计了莫斯科地铁logo的俄罗斯青年设计师Konstantin
Konovalov,在逮捕行动中,被警察粗暴地弄断了腿。

不到18岁的俄罗斯女孩Olya,也在周末的游行示威中被捕。

她让人想起了2017年,在一次大规模反政府示威中被捕的俄罗斯女孩奥尔加·罗齐娜。

反对派人士雅辛发推文说,政府完全丧失了理智,下个星期六还会举行新的游行。

虽然警棍飞舞,俄罗斯人义无反顾。

俄罗斯推友Alexandria Villaseñor这样形容她的一名被捕的男性朋友:

抗议在俄罗斯是非法的,但他承担了风险,因为他知道他的未来受到威胁。我们将在俄罗斯看到更多的抗议行动。下一次革命即将到来。

反对党领袖德米特里·古德科夫在推特上说,市议会“在普京领导下寿终正寝”。“我们能够合法参与政治的最后幻想已经破灭。”

骗子们不让人参选?

27日抗议集会的起因,是俄罗斯选举官员禁止约30名独立候选人参选莫斯科市议会,理由是借以获得参选资格的5,500个签名部分无效。

而被禁的候选人表示,当局不认可签名是为了阻止独立人士参选,以确保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和其他亲普京的竞选人当选。

这里说一下签名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签名会成为一种限制措施?


俄罗斯活动家卡拉穆尔扎在《华盛顿邮报》上解释说,签名“意味着自愿将个人信息提供给政府的反对派支持者数据库”。

许多候选人设法达到了门槛,但选举委员会裁定一些签名不合格,说他们不清楚或提供的地址不完整,并禁止候选人参加。

在周六集会之前,当局逮捕了俄罗斯最著名的反对党政治家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纳瓦尔尼上周三被判入狱30天,罪名是号召周末举行“未经授权的抗议活动”。

纳瓦尔尼本周早些时候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如果统一俄罗斯党的骗子们不让独立候选人参选,并蔑视公民的意见,那么我们所有人……都会来到市长办公室。”

普京的劲敌纳瓦尔尼最近出现奇怪病症,有人认为他可能中毒

“肮脏手段”

纳瓦尔尼是个神奇的人物。他和他的盟友在议会中没有席位,但仍然得到很多俄罗斯人的支持。

过去的民调显示,纳瓦尔尼的支持率只有个位数,但支持者们注意到,在2013年莫斯科市长选举中,他赢得了近三分之一的选票。

尽管普京的支持率仍然高达60%以上,但由于多年来收入下降带来的不满,其支持率低于过去。

统一俄罗斯党的公众支持率最近创历史新低。分析人士和克里姆林宫的批评人士指责当局使用多种“肮脏手段”和其他策略,以确保该党继续垄断政权。

传递了什么信号?

这次抗议集会前,当局曾突袭了一些反对派人士的住所,逮捕了一些人。此举当时就激起舆论的批评。

俄罗斯《新报》头条新闻称“莫斯科陷入恐怖”;另外一份有实力的商业报纸Vedomosti
称,“政治手段无法奏效”之后,当局正在使用武力镇压抗议活动。

这次的抗议传递了什么信号?英国BBC的评论值得一看:

未来的候选人,其中大多数是经验丰富的反普京活动家,希望这种怨恨能够持续下去。正因为如此,克里姆林宫的政策制定者们不顾一切地想要控制局面。

随着普京的支持率下降,以及“俄罗斯统一党”越来越不受欢迎,在首都高呼口号的民众可能会向其他准备举行选举的地区传递一种非常强大的信号。

有分析认为,星期六的事件表明,克里姆林宫的批评者,尤其是年轻人,仍然致力于推动俄罗斯精心设计的政治体制走向竞争、开放。

然而,克里姆林宫似乎看不到警棍飞舞,听不到俄罗斯人在街头痛苦的嚎叫。

当抗议者穿过莫斯科最繁华的彼得罗夫卡大街,高呼“普京是贼”的时候,普京正惬意地在波罗的海潜水,他说:

“地球上问题多多,为了减少这些问题,必须上下而求索。”

20年时间过去了,当初让俄罗斯强大的诺言变成幻觉,普京转而关心“地球上的问题”——美国大选、委内瑞拉马杜罗、叙利亚阿萨德……

而在莫斯科街头,一部分醒悟的俄罗斯人用另外一种方式“求索”,冒着飞舞的警棍,呼喊着口号:

“没有普京的俄罗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