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惠善回击安宰贤怎么回事?具惠善回击安宰贤说了什么全文

34岁韩国女星具惠善因在韩版《流星花园》中饰演杉菜爆红,2016年嫁给小她3岁的男星安宰贤,婚后2人不断放闪,幸福星夫妻形象深植人心。但日前爆出婚变双方互控对方不是之处,已经完全为争产撕破脸,被网友称“分手分得最难看的一对”,具惠善昨在IG哀怨透露:“当我问起他‘我做错了什么’,他回答,觉得我不够性感,觉得我有一对不性感的乳头,所以想要离婚。”女方20日通过
律师发声明,指安宰贤醉后与多位女性密切且频繁联络,而安宰贤稍早终于打破沉默,表示具惠善所说的不是事实,并称自己结婚1年多就得忧郁症,称两人早在7月30日达成协议决定离婚,未料具惠善又以当初协议的金额不足,要求他交出房子权状。对此,具惠善再次发长文回应,透露是自己先患上忧郁症。针对安宰贤所说的关于协议金的内容,具惠善表示协议金中所谓的捐款,指的是代替婚礼捐赠的所有金额,因为当时是由她全部支付,所以才会要求对方还一半的金额,而男方现在住的房子装潢费,也是由她付的,加上家事都是她处理,因此才收劳动费。具惠善更提到:“我养的小狗先去了天堂,是我先患上忧郁症,丈夫去的精神科医院是我介绍的。”并说安宰贤喜欢喝酒,“我亲眼看到、亲耳听见他喝醉和别的女生打电话”,透露安宰贤生日那天说想吃拌牛肉,她特意准备好,没想到对方吃1、2口就没吃,“看着出去和外面的人一起开生日派对的丈夫,感觉那个人,真是心也远去了啊。”至于安宰贤控她闯入家中,具惠善说明是尊重男方想集中在演戏的想法,而给他个人空间,但她认为“我还是有进去的权利”,未料去帮忙打扫时产生争执,后来竟被对方讲成如此。最后,具惠善更心痛透露,“当我问起他:‘我做错了什么?’他回答,觉得我不够性感,觉得我有一对不性感的乳头”,心碎说道:“我是住在家里的幽灵,你曾经那么爱过的那个女人变成了僵尸。”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据台湾媒体报道,演员具惠善近日指控老公安宰贤外遇,男方沉默四天出面回应,并坚决否认做出对婚姻不忠之事,两人为了离婚协议金谈不拢。没想到,安宰贤才刚发完文章自曝罹患忧郁症,具惠善就紧接着发文:
我先得忧郁症,那间病院是我介绍他去的。
至于她所说安宰贤酒醉状态与多名女生联络,她文内写着
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听到的。

安宰贤21日在社交网站指控已支付了离婚协议金,具惠善却再要求房子所有权。对此,具惠善接着发文反咬,安所指协议金中的捐款金,是具惠善把办婚礼的金额全数捐给儿童病院的钱,当时全是由她支付,因此她只是要求男方还来他开付的一半金额,而男方现居的房子装潢费,也是由她支付。

具惠善强调,她所收到的钱并不是安宰贤口中所说的 离婚协议金
,而是两人结婚之间的债务整理。安宰贤社交网站里也提到
结婚一年后罹患忧郁症 ,她再度强度:
我所饲养的狗狗去了天堂以后,我先得了忧郁症,那间精神科医院是我介绍他去的。

具惠善声明全文:

大家好,我是具惠善。看到安宰贤留下的文字,我也这样上传了文字。我想说明一下关于收到协议金的内容。协议金额中所谓的捐款,指的是代替婚礼捐赠的所有金额,因为全部以具惠善的费用进行,所以要求返还一半的金额。现在安宰贤所住的房子的所有装修费用都是具惠善自己掏的,100%的家务活也是具惠善干的,所以我才收每天3万韩元三年的劳动费,并不是要收离婚协议金。养的小狗先去了天堂,我先患上了忧郁症,给丈夫介绍了我曾去的精神科。渐渐地精神好多了,丈夫喜欢喝酒,我亲眼看到亲耳听见他喝醉了酒和女性们通电话。
虽然有人劝我克制自己,但这只是频繁争吵的原因,他们之间的紧密对话已经成为了我无法了解的领域。丈夫生日那天说想吃拌牛肉,凌晨就准备好了,然后吃了一两勺就都剩下了,看着出去和外面的人一起开生日派对的丈夫,感觉那个人,真是心也远去了啊。但我还是非常感谢生了这位儿子的婆婆,我想现在婆婆家还没有空调所以我给婆婆家装了,也给购置了洗衣机和冰箱。当然那天也吵架了。分居时居住的商住两用房原本不是用于分居,是为了尊重他说的
我想集中在演戏上面
,所以得到了我的允许之后拥有的空间,所以我有权去那里。除此之外,提到的向他要房子的事情,从他没有和我分居的时候开始,他已经没有过待在家的时间了,既然是我一个人住的话,还不如我向他要了。然后我就知道了,如果离婚的话,他就会给我龙仁的房子。从那时候开始,离婚的歌曲就已经响起。当我问起他:
我做错了什么?
他就是那个回答,觉得我不够性感,觉得我有一对不性感的rutou,所以一定想要要离婚的丈夫。和丈夫一起生活的时候,他会大声地播放内容有关倦怠期到来的男性的油管广播然后睡着,我是住在家里的幽灵,你曾经那么爱过的那个女人变成了僵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