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称中国变身海外投资大户:指向新兴“小老虎”

图片 1

日媒称,印度和东盟五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越南)吸引的海外直接投资今后有望迅速增长。  《日本经济新闻》网站8月16日以《中国将从资本吸收大国变身海外投资大户?》为题报道称,日本最大的证券公司野村控股发布题为《吸引海外直接投资的印度和东盟》的报告,报告显示,对印度和东盟五国的海外直接投资2025年将达到每年约2400亿美元,增至2015年的2.4倍,主要出资方来自中国和日本。  2015年,东盟主要五国吸引的海外直接投资为540亿美元,到2025年将翻一番,增至1130亿美元。同时,印度吸引的海外直接投资有望从2015年的440亿美元增至2025年的1260亿美元,达到原来的三倍。  报道称,报告将发展相对滞后、但逐渐兴起的这六个地区称为“小老虎”,认为其在吸引海外直接投资方面将超越率先发展的“老老虎”(中国内地、台湾、香港、韩国、新加坡)。资金向这六个地区集中的原因有很多,例如,日趋扩大的国内市场、不断发展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环境的改善、健全的经济发展、稳定的政治环境、容易确保廉价劳动力等因素。  报道称,目前,中国内地在野村控股“海外直接投资魅力度成绩表”中位居第一,市场规模和发展潜力广受好评。野村控股表示,“海外直接投资在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中的占比仍然较低,今后的增长空间巨大”。  野村驻新加坡的东南亚部门高级经济学家帕拉修里斯认为,“从中期来看,中国或将继续增加对海外的投资”。相关阅读:嫌三亚太贵
中国购房者开始看向泰国查看更多:泰国房源|泰国买房百科|全球房价动态报告

印度和东盟(ASEAN)5国吸引的海外直接投资(FDI)今后有望迅速增长。日本野村控股(HD)发布报告预测称,对印度和东盟5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越南)的海外直接投资到2025年将达到每年约2400亿美元,增至2015年的2.4倍。   野村控股题为《吸引海外直接投资的印度和东盟》的报告预测,主要出资方来自中国和日本。    2015年,东盟主要5国吸引的海外直接投资为540亿美元,到2025年将翻一番,增至1130亿美元。同时,印度吸引的海外直接投资有望从2015年的440亿美元增至2025年的1260亿美元,达到原来的3倍。   报告将发展相对滞后、但逐渐兴起的这6个国家称为“Tiger
Cubs(小老虎)”,认为其在吸引海外直接投资方面将超越率先发展的“老老虎”(中国大陆、韩国、台湾、香港、新加坡)。   资金向这6个国家集中的原因有很多。例如,日趋扩大的国内市场、不断发展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环境的改善、健全的经济发展、稳定的政治环境、容易确保廉价劳动力等因素。   目前,中国大陆在野村控股“海外直接投资魅力度成绩表”
中位居第一,市场规模和发展潜力受到好评。印度虽然位居第二,但如果能解决贸易壁垒和投资环境的问题,将大幅提高作为投资对象的吸引力。   虽然中国政府出台政策限制国内企业进行海外投资,中国企业也存在债务增加等风险,但野村控股表示,“海外直接投资在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中的占比仍然较低,今后的增长空间巨大”。   野村驻新加坡的东南亚部门高级经济学家帕拉修里斯(Euben
Paracuelles)认为,“除去中国风险迅速恶化的情况,从中期来看,中国或将继续增加对海外的投资”。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谷茧子
新加坡

新加坡10月30日 –
日本企业今年对东南亚投资兴趣浓厚但有侧重,收购了缅甸大啤酒商控股股权、一家新加坡物流公司、以及该地区一家大型大宗商品企业的部分股权。

图片 1

图为在东京拍摄的日元和美元现钞。REUTERS/Shohei Miyano

据野村称,印尼餐饮领域、泰国消费者金融公司和购物中心,以及马来西亚地产行业,都在日本企业的视线范围内。

日本企业继续关注东南亚的投资机会,寻求以此抵消国内增长的疲软。他们动用创纪录的现金储备,向该地区投资。

ASEAN
Secretariat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的三年,日本是东盟10国第二大投资者,仅次于欧盟。

据日本贸易振兴会,2014年日本企业向东盟国家投资相当于向中国投资的三倍。

今年上半年他们对东南亚的兴趣再度超越中国。日本对东盟投资规模从上年同期的84亿美元上升至100亿美元,在日本外商直接投资总额中的占比为15.7;中国吸引48亿美元日本投资,占比7.4%。

“东盟最适合日本,”野村股票分析师Mixo
Das说。“政治关系比较好,经济在成长,地理位置也比较近。”

根据普华永道资料,日本是泰国、印尼的最大海外资本来源,对菲律宾和马来西亚来说也是名列第二。

**对中国兴趣降温**

东南亚仰赖大宗商品国家的成长正在减速,但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预估此地区2015-19年平均年成长率为5.6%。OECD预计日本今年增长率仅有0.75%,明年为1.5%。

在JETRO今年访问的约3千家企业中,有将近75%的回复者表示计划在东盟扩张,56.5%想在中国扩张,31.3%想在美国。

谘询机构IHS Global Insight称,2020年东盟消费者支出料将比2013年高出45%。

当然中国消费者支出也会增加,但包括工资上涨、中日政治关系紧张在内的其他因素,已让日本资金热情降温。

IHS亚太区首席分析师Rajiv
Biswas表示,日中紧张关系“已导致日本FDI由中国转向东盟。”

日本企业坐拥高达243万亿日圆现金及存款,因此它们有充足的银弹进行购并,以拉抬财务上的表现。

Kintetsu World Express 斥资12亿美元,自东方海皇集团NEPS.SI手中买下APL
Logistics,为日本今年迄今对东盟最大的一宗投资案。

**增持股权**

三菱商事耗资11亿美元,买进新加坡上市奥兰国际有限公司两成股权,为规模第二大的投资案。后者为一家农业贸易商,因全球商品价格暴跌而大受打击。

麒麟控股从星狮集团买下缅甸啤酒(Myanmar
Brewery)55%股权,作价5.6亿美元,则为第三大投资案。

在其他交易方面,Invesco资产管理公司驻新加坡投资主管Jalil
Rasheed表示,部份东盟国家较为宽松的公司所有权规定,促使日本企业“积极增加持股。”

除了直接投资东盟企业以外,日本企业也希望赢得协助兴建基础建设项目的合约。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去年指出,在2022年以前,东盟每年需斥资约600亿美元于基建投资。

日本政府5月时曾表示,将在五年期间为亚洲基建项目提供1,100亿美元金援,其中包括公路及铁路。

但日本在一项标案中输给中国;印尼9月时选择中国为其打造首条快速铁路,因中方提供50亿美元无担保贷款。

日本对东盟投资图表:(link.reuters.com/jev85w)

编译 王丽鑫/李婷仪/龚芳; 审校 王颖/王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